「Going Global」是创业邦推出的出海栏目,对话一线出海人物,讲述一线出海故事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创业创新正在由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转变,中国企业开始走向东南亚、印度、中东、非洲、拉美等新兴市场。

本期访谈由Facebook和创业邦联合推出,对话嘉宾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张予彤、趣加FunPlus(以下简称趣加)首席战略官高培德,讲述游戏出海背后的故事。

近日,全球知名数据平台App Annie 发布了“年度中国厂商收入排行榜”,趣加超越了网易、腾讯等游戏大厂,登顶中国出海发行商收入冠军。

时间回溯到十年前,趣加创始人钟英武当时预测到,游戏行业将会爆发巨大的潜力。2010年,他在硅谷创办了FunPlus,主营Facebook游戏(类似于微信小游戏)。当时,这些游戏让趣加保持了每年收入翻倍的增长率,初创时期月收入就达百万美元。

2017年,趣加推出了畅销海外的策略游戏《火枪纪元》,在全球52个国家和地区登顶iOS畅销榜第一,《阿瓦隆之王》也登顶包括美国在内67个国家的畅销榜。

在海外市场迅速发展的同时,趣加也受到了资本的频频青睐。2012年,趣加获得了金沙江创投的1300万美元A轮投资,两年后又获得了兰馨亚洲、金沙江创投、思伟投资的7400万美元B轮投资。

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,金沙江创投合伙人张予彤表示,趣加的两位创始人都具有海外背景,在创立之初就决定成为一个“真正的”全球化公司,这是打动她的重要原因。

目前,趣加已经覆盖了欧洲、北美和中东等海外市场,在北京、上海、台北、旧金山、东京、斯德哥尔摩、莫斯科、巴塞罗那等地均设有办公室,团队有来自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000名员工。

游戏出海大潮已至
近年来,游戏出海行业发展势头迅猛,在智能手机、5G等通信基础设施日益完善的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中国游戏“走出去”。

根据伽马数据和欧洲研究机构Newzoo联合发布的《2019全球移动游戏市场中国企业竞争力报告》,中国移动游戏海外市场占比15.8%,尤其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潜力巨大。

国内游戏大厂也不例外。网易游戏出品的《荒野行动》全球下载量突破3亿次,《明日之后》全球下载量突破1亿次,《无尽对决》已经成为东南亚最受欢迎的MOBA(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)手游之一。

从收入来看,美国、日本、韩国成为中国游戏企业出海的重要目标市场。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,2019年中国自主研发的游戏在海外市场收入,美国占比达到30.9%,日本占比达到22.4%,韩国占比为14.3%,三个地区合计占比达到67.5%。

从整体来看,海外本土游戏产品竞争力不足,整体营收水平下降,在同台竞争中偏弱。相比较而言,中国移动游戏公司具备竞争优势,大小企业开始纷纷出海。

揭秘出海收入冠军
近日,创业邦与金沙江创投合伙人张予彤、趣加首席战略官高培德进行了对话,分享了趣加在全球市场的成功之道以及游戏娱乐行业未来的发展。

在投资人张予彤看来,娱乐行业未来将会一直存在,因为随着人们的工作效率不断提高,会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娱乐。

负责趣加战略规划的高培德认为,游戏不仅仅是一种娱乐方式,高品质的游戏是一项包含艺术、科学和创造力的产品,这些内容不仅能吸引玩家,还能创建一个高效运行的商业模式。

以下为访谈原文(注:原文为英文对话,此处为中文译文)

创业邦:从2010年开始到现在,趣加已经成为中国游戏出海的典型企业,为何一开始就定位于海外市场,能取得现在的成就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?

高培德:趣加的成立很有趣、也很独特,我们成立于旧金山,在中国成立了非常重要的运营团队。但是如果你去美国或欧洲向人们打听趣加,人们会说“哦,我想这可能是一家中国公司 ”,如果你在中国向别人打听趣加,人们会认为它是一家美国公司。其实这两种说法都不算错。

我们公司的DNA非常全球化的,我们的游戏设计也非常注重社交性,我们尽量使玩家在游戏中可以成为朋友并进行交流,打造一个社区的生态。因此,我们的游戏都有很长的生命周期,这是很有趣的地方。

创业邦:金沙江从一开始就押中趣加并且一直跟进投资,最看重的是什么?

张予彤: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,公司的两位创始人都是从硅谷回来的,所以他们非常了解全球化。 当我们谈到海外市场时,一般会有两种类型的公司,一种是,他们在中国有非常成功的产品,想把市场拓展到海外。

这种情况下,海外市场通常并不是他们的第一优先选择,所以就算在海外市场失败了也没关系。但趣加不是这样,他们一开始就决定要成为,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公司,所以他们一开始没有在中国的业务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在中国市场都没有收入。

高培德:是的,没错。不过中国市场现在越来越重要了,目前我们大约有10%左右的业务在中国,90%的业务是在海外,中国市场实在是太大了。

创业邦: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处在出海浪潮中,挖掘海外蓝海市场的同时挑战也不可避免,在游戏这个领域趣加未来存在挑战?

高培德: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各地,我们都面临财力雄厚、资源丰富的大公司的挑战,所以我们要想一直保持领先的位置,吸引最优秀的人才,说实话是有难度的,因为最优秀的人总是想去最有创新性、最有趣的地方。

事实上,如果你去看那些高品质的游戏,它们包含了艺术、科学、数据和创造力等元素。把这些内容组合起来,既能吸引游戏玩家,还能创建一个高效运行的商业模式。到目前为止,我认为我们的团队已经做到了,这些不仅能够不断地激励员工,还能使我们在竞争中取得成功。

创业邦:中国企业正在不断进入东南亚、印度等新兴市场,你们如何如何看待这些市场的机遇?

张予彤:我认为新兴市场肯定有机会。比如,东南亚就是一个很好的市场,仅仅印度尼西亚就有2.6亿人口,而且人口还在不断快速增长。当地的网络设施也在逐步完善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基础设施的改善,我认为将来东南亚会有更多机会。

高培德:我们可以看到东南亚有很多不同的地区,它不像中国那样是一个统一的市场,而是由很多不同的市场组成。但每个市场都有一些相似之处,我们可以从中国的商业模式学到一些东西,然后把它们运用到那里,在用户行为方面是有共通性的。

当然,目前当地的人均收入水平还比较低,但是我认为机会仍然很大。在未来几年,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增长区域。最明显的变化发生在印度,当地的移动运营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运营成本构成,开始向所有人提供几乎相当于免费的无限4G网络。当然,印度很多智能手机制造商也来自中国。

创业邦:对于游戏行业来说,未来的机会主要在哪里?两位有哪些看法?

张予彤:我认为娱乐永远都会存在。因为我们其它所有的投资都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生产效率,当人们的工作效率提高时,就会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娱乐,所以我认为这两个行业将会同步增长。

高培德:是的,娱乐业是经济体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,移动设备和移动电话也已经成为最主要的娱乐设备 。在中国我们可以看到,人们有电脑、游戏机、平板电脑、智能手机,然而大多数时候都把时间都花在了智能手机上,无暇顾及其它。